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

傭兵隊長 Le Condottière

傭兵隊長
Le Condottière
Georges Perec──著
許綺玲──譯
行人──出版

一階又一階。一步又一步。我寧可當斷頭台的劊子手也不要被斷頭。
一步又一步。

一階踩馬。
     一階踩德。
          一階踩拉。

一階踩你
    一階踩要
        一階踩去
            一階踩殺
                一階踩死
                    一階踩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階踩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階踩拉。

你 要 去 殺 死 馬 德 拉。
你要去殺死馬德拉。

馬 德 拉。


你看,你也許自以為這很簡單。沒人在家,附近也無人。假使奧圖沒那麼快就折回來,你會在哪裡?你不知道,你在這兒。在工作室裡,如往常一般,什麼也沒變,或者說,只變了一點點。馬德拉死了。而縱然如此?你依然在這個地下工作室裡,只是比較亂,比較髒。同樣的日光從通風氣窗透進來。傭兵隊長,釘在他的畫架上……。(p.50)

「如同許多人,我曾深入地獄;亦如當中有些人,我多少算是從地獄回來了。」
Like many others, I made my descent into hell, and, like some, I have more or less come back.

──Michel Leiris, L'Âge d'homme p.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