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

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 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

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
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
Charles Mackay──著
李祐寧──譯
大牌──出版

via 博客來
「瘋狂對於個體來說是罕見的——但對於群體、政黨、民族及時代的瘋狂,它是規則。」
“Madness is something rare in individuals — but in groups, parties, peoples, and ages, it is the rule.”

──Friedrich Nietzsche, Beyond Good and Evil

每個時代都有其特殊的愚行,有些出於貪婪、有些源自妄想,要不就是因為政治或宗教的狂熱。最顯而易見的錯誤,只有最冷漠的人群才能看到。無論哪一個時代,​不​論是西方還是東方,人類群體中總會間歇性地出現某種癲狂情緒,它們或者發生在一場莫名其妙的運動中,或者發生在金融證券和商業市場上。書中描寫的種種狂熱、欲望、瘋狂,不僅限於那個時代的人們,它更揭示了人性中的瘋狂基因──從眾與貪婪。

人類愚行史

檢視各國歷史,我們可以發現國家與人一樣,也具備特有的怪脾氣與個性,當進入興奮與魯莽的週期時,他們經常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毫不在意。整個社會在一瞬間,將全體意識凝聚到單一目標上,不顧一切地追逐,數以百萬的人同時對一個幻象深感瘋狂,誓死追求,直到另一個嶄新、愚蠢卻更顯迷人的事物攫取他們的注意力。一個國家可以突然間,舉國上下瘋狂追求軍事榮耀;又可能在突然間,沉淪在某種宗教狂熱中,直至血流成河、哀鴻片野,這才逐漸恢復理智,而後代卻要為此無辜受累。早期歐洲的年鑑曾記錄群眾為耶穌墓穴著迷,大批的人瘋狂湧入聖地;另一時期,又深陷在對惡魔的恐懼中,導致數十萬名受難者因巫術之名而失去性命。還有一時,眾人為賢者之石(傳說可將一般的非貴重金屬變成黃金) 的議題著迷,變成全然的傻瓜直至這陣熱潮退去。更有那麼一段時間,歐洲多數國家認為慢性毒殺敵人是一種可寬恕的罪行。那些反對將利刃刺進他人心臟之人,卻對在濃湯裡下藥的行為毫無愧疚。如此謀殺的行徑在出生良好、舉止端莊的淑女間蔓延,並在她們的推波助瀾下成為一種風潮。某些令人髮指的幻象,卻在那些文明且高尚的國家內,以如同誕下這些陋習的野蠻國度般,蓬勃發展且留存長久,舉例來說,決鬥就是個例子,而人們對預兆與占卜之術的信仰,進一步阻礙了知識的進步,讓這些陋習無法在大眾的觀念中根除。金錢,經常成為引發群眾幻象的根源。那些清醒的國家都曾淪為貪得無厭的賭徒,用一張紙的去向來冒存亡之險。追溯那些最引人注目的幻象,則是本書的目標。俗話說得好,人,和動物一樣,總是集體陷入瘋狂,再慢慢地、一個接一個地恢復理智。

群體幻象出現得如此之早,擴散得如此之快,存活得如此之久,當前的版本或許該被視為幻象的雜集而非史記,或是那本超豐富且讓人驚駭的人類愚行史記的其中一章(而此作品還未誕生),波森(Porson)曾打趣說道,如果讓他來寫,非要寫上五百卷不可。本書中間穿插著一些較輕微的事件,描述那些關於人們爭相仿效或秉持錯誤信念的有趣事例,而非全部聚焦在愚行與幻象上。